第七讲:赤石脂禹余粮汤(三)

数码要闻 2019-10-09106未知admin

  那我们讲了这样子的一个太阳篇的这个遇到拉肚子的这个几个主症的形态跟治则,那我们来看一看赤石脂禹余粮汤到底是在搞什么东西。赤石脂禹余粮汤呢,大陆的聂惠民教授编的那本医案集里头啊,她只选了一个医案,可是她那个医案我觉得选得蛮有意义的。她怎么说呢?她说啊,有一个古时候的故事啊,那个人他医的病呢是滑胎,就是这个妇人啊怀孕老是流掉。然后那个医生呢,就发现这个妇人有一个毛病,就是五更泻,大清早的时候啊会拉肚子。这个三更半夜,三更是半夜嘛,那五更是清晨了。那我们中医一般说到五更泻的时候呢,都会说是比较是肾虚的病,所以治疗五更泻常常什么补骨脂啊,或什么的,就是用补肾阳的药为主。

  那这个医生看到有这个滑胎的惯性的体质的妇人呢,又有五更泻,她就说,然后那个妇人就吃过很多温补的药都没有好,那这个医生就讲说,这个病啊,其实已经不是正经十二脉所谓五脏六腑的病了,这样的病已经是奇经八脉的病了,她这个是督脉太虚,冲任不固,所以抓不住胎儿,那当然同样也会有这种呈现在五脏六腑的状况的话,就是清晨的时候会拉肚子的这种肾虚泻的问题。那个医生就提出一个字眼,这个字眼在解释这个汤的时候很重要的。他说,这个病人啊是“

  ”,他说他是尾闾不禁,所以这个病难医。他说本来啊你要从督脉补到任脉、冲脉去啊,这个补八脉的药还是有啊,补督脉最代表性的药就是鹿茸对不对,可是呢他说这个妇人又是屡屡坠胎,屡屡的会滑胎,然后呢,又是这个有五更泻的问题。她的这个尾闾是不收的,那这样子的话,你就算给了鹿茸啊,还是没有办法补得进去,都滑掉了。像道家的经典吧,《黄庭经》(《黄庭内景经》)就有一句话叫做“

  ”,怎么讲呢,他说,一个人如果尾闾不固的话,这个人的元气是一直流失的,所以就算你的元气多得像苍海那么大还是会流干,这是中国道家的一个思考。好像就是我们道家的思考会觉得,人的元气,当你丹田的气够了,它要往下走,然后从尾椎骨绕上来走督脉啊,有这么一个走法。如果尾闾那边好像开的,那这个气就没有办法收摄到你的骨髓里面去,那你这个人的健康基本上的一个可能性就没有了。那当然讲到道教的修练的话,可能听起来会比较严肃一点,但是呢当我们要讲到这个赤石脂跟禹余粮的药性的时候呢,就必须要探讨到这个尾闾不禁的问题啊。那当然尾闾不禁可能会造成这个任脉、督脉、冲脉都很虚,所以不能够收束住你的胎儿,那当然这个拉肚子的现象,清晨拉肚子的现象这也是一个很明显的指征,那这个时候呢,用的方剂通常也就是这个赤石脂禹余粮汤。那这个赤石脂禹余粮两个药加到一起的时候啊,中医有时候会说这两味药是用来“固下焦膏脂之脱”。我们现在的人听到膏脂听到肥油啊,大概都会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啊,直接就联想到体重方面的问题,可是我们古代的观点里头,肥油这个东西是什么呀?那是人类很滋补的东西啊。所以基本上人类什么地方很油啊?健康的人是骨髓很油对不对?所以好的油我们是要收到骨髓,是要收到肾里面去的。如果你的这个尾闾不禁的话,你这个人可能呐大便的时候那个大便里头有很多本来该被你吸收的东西都滑掉了,那你的骨髓就一直空在那里,那在根本上这个人的健康就不行了。所以,这种膏脂这种说法,或者尾闾这个说法,或者就是一般我们说的肠滑嘛。其实肠滑就可以讲到比较轻松的这个方的使用点。比如说有些人啊,他那个肠子的状况是一咳嗽呢,就有

  噗嗤,一团稀稀的大便喷出来,那样子就叫肠滑,那样子其实就可以用赤石脂禹余粮汤了。就是你肛门的最后一段,就在尾椎骨那一段,如果失去了收束的力量的话,那这个是赤石脂禹余粮汤在管的。如果你是不小心怎样就会喷出一小撮大便的那种状态的话,那种肠滑也是这个汤在管。当然呢,我们这个汤在临床使用的时候啊,是不是一定要单用它?那不一定。我觉得,单用它的一种思考呢,比较是因为宋本前的写法是吃了理中汤更严重,是摆明就不能再吃理中了。可是我们今天的临床呢,会发现其实很多赤石脂禹余粮汤证的人呢,他同时是具有理中汤证的,对不对?那尾闾不禁的人同时中焦虚寒,这样是很常有的。所以今天我们要煮这个汤的话呢,两个方合在一起用的机会是很高的。不要说你硬得是固涩了尾闾哦,可是中焦还是虚寒,那那个大便还是要往下走啊,对不对,那你把那个地方尾闾塞住了,好像更惨,对不对,所以不要这样子哦。我们今天在使用的时候常常就跟理中汤合用就可以了,不用硬把这两个方掰得那么开。像后面要教到的那个旋覆代赭石汤的话,那根本就是一个治标的药。旋覆代赭汤在用的时候啊,那个病人的病根在哪里要另外用别的方来解决的,它那个方子不能够单独吃长期才要治根,所以就方与方的搭配来讲哦,我们也稍微知道一下。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

Copyright © 2010-2020 爆棚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